吉尔德雷当女生第一次看到-18cm-时在想什么?-阅言情

2019年03月17日   admin   1人浏览   0人评论

吉尔德雷当女生第一次看到*18cm*时在想什么?-阅言情

吉尔德雷

午夜两点。
咯吱……咯吱……
女人难以压抑的呻口今夹杂着男人沉闷的低吼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十二点半才躺下休息的顾小涵,拧了拧眉,终于被吵得睁开猩红的睡眼。
咯吱……咯吱……
这声音似乎在冲她叫嚣一般。
一个月前,沈梦瑶那个女人搬来隔壁,她再也不得安宁。
脑子即将炸裂一般痛,狠狠拉高被子直接蒙住头,她只想与世隔绝,或者,瞬间变成聋子更好。
第一天晚上,她从那突兀的声音里吓醒,脑子当机了好几分钟,再迷糊的她,也瞬间羞红了脸,死死蒙住自己,再也不敢探出头来。
每天她起床为了生活忙碌奔波了,人家还在房间里蒙头睡得香甜,而每天晚上她疲惫地把自己扔在床上的时候,人家房里热火朝天的战场才拉开帷幕。
咯吱……咯吱……
尽管顾小涵塞住了自己的耳朵,但那暧昧的声音还是隔着一层墙壁传来。
前几天,她鼓起勇气,有暗示过沈梦瑶的。
不知是不是她太含蓄,人家压根儿没听懂,每天声音不断,还有越演越烈趋势……
第二天,顾小涵精神很差,可她也不得不像个勤劳的小蜜蜂,一天兼三份工作。
江边的大排档生意特好,顾小涵来到这里,就闲不了一分钟。她不停地在一张张桌子间穿梭,上菜,推销酒水,收洗。
好不容易换班了,已经是午夜12点。
揉着酸痛的脖颈,她往回家的路上赶。
“哎哟……”匆匆行进间,也不知脚下绊到了什么,顾小涵摔了个狗吃屎。拍拍身上的土,爬起来回过头去看,艾玛,地上居然躺着个人。
醉汉?
大排档这地方,随时都有醉汉倒在路边。
她掉头走了几步,想想,又回过身来,借着江边的路灯,男人身着一套黑色衣服,虽然她叫不出品牌,直觉很昂贵。
但是,不对,她没有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况且男人面色发白,并不像酒醉,到像是——死人。
死人?!
顾小涵一向胆小,被自己突然的意识吓得跌坐在地,瞬间所有的疲倦无影无踪。
“死人”有张俊美的脸庞,深刻的五官线条刚毅,即便此刻他一动不动,也难掩浑身的贵气逼人。
若在平时,遇到大帅哥顾小涵也不能免俗,怎么也会多看一眼,此刻,她恨不得自己生出一对翅膀,哧溜一下飞走。
此地不宜久留,万一惹祸上身,她连哭也找不到地儿。
抖索着爬起来,浑身绵软得厉害,刚要迈步,却见男人的嘴唇蠕动着,一刹那,她发现男人的眼睑掀开看着她,一条胳膊已然抓住了她的脚踝。
“妈呀!”顾小涵差点吓晕,使劲挣扎着想挣脱男人的胳膊。
似乎男人也没多大力气,竟被她挣脱开来。她激动得泪花滚滚,向前狂奔起来。
距离足够远了,顾小涵这才停下撑着树喘气。
望着大排档的方向,惊魂未定。
脚步缓慢前行,顾小涵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男人苍白的脸不断在眼前闪现。
或许,他遭遇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如果她不救他,他真的就会变成死人……
不过,她一小小贫民,还是少管闲事为妙。
只可惜,当顾小涵发现的时候,自己已经鬼使神差地倒回男人躺的地方。
狠狠地扭一把大腿,她痛得龇牙咧嘴,真的憎恨自己这副假菩萨心肠。
伸手探探男人的鼻息,果然是个活人!
此刻男人完全陷入了昏迷,双目紧闭,浓密的睫毛即便是女人看了也会嫉妒得发狂,英气的脸庞毫无血色,高挺的鼻梁特别惹眼。
薄唇紧抿,似乎失水过多,已经干裂起壳,即便他微微蜷缩着,也可预见这男人站直时颀长挺拔的身形。
猛然惊觉自己盯着昏迷的男人心跳紊乱,记忆中还是第一次,顾小涵狠狠地脸红一把,幸好这男人没醒,否则,她干脆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四处看看,只有远处的大排档热闹非凡,没有谁可以帮她,看来还得自己解决这个大麻烦了。
蹲下身,顾小涵拍着男人的脸颊,试图唤醒他:“喂,你醒醒,醒醒!”
第二章 捡个麻烦回家
这男人,如同死了一般,尽管顾小涵拍得那么大力,他还是纹丝不动。
手触及男人的脸庞,已经滚烫一片。
咬牙,她抓住他的一条胳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男人从地上拽起来,男人浑身无力坐不稳,正在顾小涵努力喘气的间隙,他又要往地上滑去。
“糟糕!”顾小涵惊呼一声,搭救不及,男人又“扑”得一下倒在地上。
真不明白自己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上赶着来受这活罪。
或许她这样穷苦的人,看到落难的人就感同身受,一切不由自主。
歇了好一会儿,她才鼓足力气,一把将男人再次拽起来,赶紧将他的胳膊搭在她的肩上,使劲吃奶的力气将男人扶起来。
第一次和男人靠这么近,她一张脸不知是因为拼命用力,还是害羞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靠着男人的身体,发现他浑身湿透,透过薄薄的衣服布料,顾小涵感觉自己的衣服瞬间就被浸透。
难道这男人是从江里爬上来的?
男人果然很高大,全身的力量都压在她纤细的小身板上,她连着打了好几个趔趄才勉强撑住。心里早悔得肠子都青了。
“先生,你,你好好走路,否则不管你了!”明知道这男人什么也听不见,可顾小涵还是忍不住提醒。
奇迹却突然发生了,双眸紧闭的男人,再次掀开眼睑看了眼顾小涵又无力合上,似乎意识到顾小涵说了什么,求生的欲望支撑着他跟着奋力迈步,顾小涵瞬间就感觉肩上的力量轻了许多。
好不容易到达大道,顾小涵已经大汗淋漓。
招了出租车,司机大哥看顾小涵那纤细的身子,撑着高大的男人已经摇摇欲坠,赶紧下车帮忙。
回到家发现男人发烧得厉害,只是靠近他,顾小涵就感觉热气扑面。
他身上那套湿哒哒的衣服,必须马上脱下来。
可,她还是大姑娘一个,脱男人衣服这种事还真没干过。
犹豫再三,咬牙,顾小涵红着脸,颤巍巍地伸出手。
她发誓,她不想偷看,可是衬衣扭扣解开,男人健美肌肉纠结的健硕体格,就这么措手不及地撞进她眼里。
她怔了好几秒,赶紧扭开脸,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脸定然红得快要燃烧起来。
好不容冷静下来,费力将男人翻身脱下他的衬衣,再扒了他的长裤,男人强悍的雄性气息隔着内裤也那么招摇。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顾小涵傻了。
她真的很意外,瞬间觉得血液逆流,尴尬得只想夺门而去。
但最终她还是忍住了,一颗心砰砰地乱跳着,她连着深呼吸了好几口,迅速地拉了被子,盖住他。
剩下的最后那点布料,无论如何她是没有胆子去扒了,这就这样吧,那么一丁点潮湿,应该没多大影响。
手忙脚乱地好一阵忙活,她已经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次浴室拧毛巾,端水,结果,男人的温度一点也没有降下来,原本苍白的脸庞此刻竟然烧得通红。
再这样下去,这男人不被烧死也怕会烧成白痴。
到时,她垫资的车费找谁要去?车钱一百二,顾小涵好肉痛。
若在平时,她根本不会打车,这钱花得她的心滴血了。
转瞬,她嘴角又露出一抹笑,这男人看着就不像个坏人,等他醒了,应该不会赖账。
一不做二不休,横竖已经垫钱了,咬牙,拿出包里的钱数了数,犹豫再三,狠心抽出两张。
喘了口气,到楼下24小时药店买了退烧的必备品再折回来。
顾小涵手脚麻利地给男人挂上了水,再喂男人吃下退烧药,这才坐下歇口气。
其实她没有学过医,但因为家里有个患眼疾的奶奶,再加上奶奶身体弱,时不时风寒感冒什么的,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大医院她们上不起,还是她们家隔壁的那个药店的阿姨心好,于是便教会了顾小涵打针下药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所以顾小涵也算得上一个家用护士。
几瓶药水输下来,顾小涵已经完全撑不住了。
当最后一个空瓶拔下,她几乎在瞬间就趴下睡了过去。
天渐渐亮了。
俊美的男人睫毛抖动了几下,忽然睁开眼,露出深邃又带着些迷蒙的眸子。
他的脸不再那么苍白,薄唇已经变得殷红,搭配着高挺的鼻梁和霸气的剑眉,整个人看上去,俊美得人神共愤。
他四处看着,入眼陌生的环境和诡异的房间,瞬间震惊和怒气爬上眼眸。浑身的冷冽气息仿佛能将整个屋子变成冰窖。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裸着身体,一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三章 亏大发了
俊脸一黑,眼里的风暴,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似乎下一秒就会狂卷而出,吞噬整个世界。
是谁,竟敢如此大胆!?
男人震怒着,床边趴着的那抹娇小的身影撞入眼里,一看那奇异的打扮,眸底闪着嗜血的暗芒。
难道他是被这贱妇给……
男人嘴角狠狠抽动了几下,谁也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动的,总之,就在一刹那间,他已经箍住了女人的脖颈,并不断用力。
“大胆,你对本宫做了什么?”
正在睡得香甜的顾小涵,突然感觉呼吸困难,仿佛下一秒,她就会窒息而亡,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倏地睁开双眼,双手拼命抓扯着男人有力的大手。
“咳咳……咳咳……”一张小脸已经扭曲变得青紫,“放,放手……”
空气好稀薄,顾小涵努力地呼吸着,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有上大学,家里的奶奶还等着她回去照顾。
思想混沌的顾小涵还以为自己在做噩梦,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从噩梦中醒来,泪珠不由自主地滑落脸庞。
“说!谁派你来的,本宫饶你不死!”男人的声音威严无比,仿佛君临天下的帝王。
顾小涵震了震,分明在做噩梦,可是声音怎么那么真实?
一切都来不及想,脖颈上的疼痛,和窒息般的恐惧,使她不得不睁开眼眸,入眼的男人的脸庞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呀!这并不是梦!
此刻掐着她脖子的男人不就是她昨儿救回来的?
这是在上演农夫和蛇的故事么?
顾小涵的心瞬间如同刀搅,活了19年,连自己都快顾不过来了,还总忍不住管闲事,这一回的多管闲事,是要了她的小命么?
他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他怎么可以这么狼心狗肺?!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如果老天再给她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一定乖乖的,照顾好自己和奶奶,绝不多管别人的闲事……
“呜……奶奶……我不想死……我都还没有交男朋友……我还没有给你养老送终……呜呜……”
突然间,女人在男人的手上呜呜哭泣,豆大的泪珠如同开闸的洪水,汹涌地砸在男人的手背上。
梨花带泪的小样儿,简直可怜惨了。
男人微愣,脑袋一阵晕眩,松开制裁顾小涵的手,向她倒去,将她压在身下,好死不死的,两唇相碰!
薄唇的接触,就像轻微的电流迅速传遍两人的每一个神经细胞。男人眯眼,感觉奇妙。
她的初吻……
男人这种生物的陌生气息,瞬间窜入了她的鼻腔,脑子里霎时一阵眩晕,一颗心扑通扑通仿佛要跳出胸腔。
她又羞又恼,一张小脸瞬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涨得通红。
刚脱离危险的顾小涵又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咳咳……起来,起来……我快断气了……”
用足了力气,顾小涵想要推开这个恩将仇报的男人。
可惜她软弱无力的小手才抵住男人的胸膛,男人的大手便一把钳住她!
她可是救了他呀,这人怎么可以这么厚颜无耻?!
一时间她气得小身板瑟瑟发抖,她想踢开这男人,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奋力不知所措间,门口就想起了尖锐的女声。
“哈哈……顾小涵啊顾小涵,没想到前几天含蓄的瞧不起我,今天竟然这么不要脸,饥渴到如此这般,连门也不关是想让人随便参观的意思?啧啧啧……真是够开放呐!”
沈梦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门前,靠着门廊,一双狐媚的眼睛里装满了嗤笑。
一阵天旋地转,顾小涵只觉得血液逆流,她好想去死!
“不错嘛,顾小涵,这男人……”
“给本宫闭嘴!”正当顾小涵泛红着眼眶,正在想措辞反驳沈梦瑶的时候,男人的暴吼声抢先一步响起。
翻了个身,却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面上不显,只是额头的汗珠出卖了他的现状。
顾小涵得到自由,快速的站了起来,压下不正常的心跳,小脸却越来越红。
“给本宫滚出去!”
两个女人同时震了震,这才看见床上的男人一脸狂怒。眼底的阴鸷嗜血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看着男人那双骇人的眸子盯着的是自己,沈梦瑶的脑子空白了好几秒了:“你,你在说我?”她指指自己。
男人虽然一脸嗜血吓人,但那英俊的面庞,深邃的轮廓,带着英伦风的魅力,瞬间让她呼吸紊乱。
没错,他浑身的气息,冷冽狂卷嚣张,让她忍不住发抖,但,她能说她更因为这个男人俊美的五官而惊艳么?
蓦地起身,却不料,刚起身,他浑身上下仅有的一条内裤就暴露在两个女人眼前。
第四章 奇怪的男人
“啊……你,你,暴露狂!”顾小涵羞得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沈梦瑶更是震惊到眼球突出,天,他的身材好到爆!
触及到男人健硕的身材,以及浑身上下纠结的健美肌肉,和那强悍的雄性气息,沈梦瑶内心狂跳不止,浑身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冲动。
男人早在顾小涵的惊呼声中,抓了被子裹住自己。一双深邃的眼眸,狠狠地盯着沈梦瑶,恨不得将她戳出一个血洞。
男人的脸越来越冷,突然想到恶狼盯着猎物的感觉,虽然她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当男人健硕的身体被子遮住的瞬间,沈梦瑶一阵惋惜,竟然有种想要过去扯开男人的被子的冲动,然后……
感受到男人凶狠的目光,她不得不收回放荡的目光,对上了男人的脸。
英挺的剑眉,深邃的五官线条,高挺的英伦风鼻梁,紧抿的薄唇,刚毅的下颌……组合在一起,天哪,这哪里是个男人?分明就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沈梦瑶看直了眼,她发现她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了。如果能和这样的男人共度一夜,即便是死,她也愿意。
“贱妇,本太子的话不起作用了?”正值炎炎夏日,却瞬间让屋内的两个女人打了个寒颤。
男人的话犹如外星语言,沈梦瑶和顾小涵犹如当头一棒。
其实,就之前,男人说的话也风马牛不相接,她们也听见了,但只是,不是她们关注的重点。
现在,这男人的嘴里再次清晰地蹦出些词儿来,她们想不注意也难。
“难道脑子烧糊涂了?什么太子,本宫的?宫廷剧看多了?”
顾小涵开始担心这男人脑子不清醒,而她可悲的竟然被这脑子不清醒的男人,稀里糊涂地夺取了她的初吻,光想想就好想哭。
没有听到沈梦瑶的声音,讶异地看过去,这才发现,她正对着脑子坏掉的男人流口水。
瞬间,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沈梦瑶对着这个男人犯花痴与她一毛钱关系没有。何况这个恩将仇报的男人差点杀了她,还,还夺去了她的初吻,虽说是无意的……
如果沈梦瑶稀罕他,尽管领走好了,省得她看着他就想撞墙而死。
但,她不明白,自己的心里怎么就不舒服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了一般,让她恨不得给沈梦瑶眼前罩一个大锅盖。
“滚出去!”男人对着沈梦瑶,冰冷的声音让人不敢不从。
沈梦瑶被震慑得回神,咽了咽唾沫,不敢赖着不走,赶紧跨出门去。
嘭——门被狠狠地甩上。
被隔绝在门外的女人,摸摸似乎被震痛的鼻头,不怒,反而笑了。
这个男人太帅了!似乎比她经历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强!他的气场,他举手投足间的贵族气息,显示他不是一个普通人!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这个男人瞬间挑起了沈梦瑶的兴趣,她的神经,各种兴奋,她已经等不及想要征服这个战马一般的男人。
屋内,男人一转身,浑身的戾气。他快步走向顾小涵,冷眼看着她。
刚醒来时的震惊已经消散,此时男人完全冷静下来。只是陌生的环境,让原本处事镇定的他,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安。
顾小涵早有防备,一下子跳开了好几步远。
“先生,你,你知不知道,昨儿你高烧倒在江边,差点病死!我好心将你带回家来,给你吃药,给你输液,守了你一整晚,捡回你一条命,可是,你竟然……竟然……”
顾小涵委屈得眼眶泛红,“做人不可以这么不厚道,恩将仇报不是大丈夫所为……既然你病已经好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吧。”
走向窗边,将她昨儿好心给他洗的衣服收下来,放到床上。
男人有些惊愕。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差点病死,还是这个女人一整晚照顾他,将他救了回来。难怪她看上去精神不好,两个黑眼圈那么明显。
可是顾小涵的话,他并没有百分百的相信。
陌生的一切,让他不得不防!
他堂堂东陵国的太子为什么现在住在一间破屋里?屋子里的东西,比如水杯,床,全都变了样。还有一些什么貌似箱子盒子的,他见都没见过。
更让他不解的是,这个女人为什么穿着这么奇怪的衣服?外邦人士?
“喂,先生,你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回家吧。我,我还要忙着去上班。”
顾小涵在口袋里摸索一阵子,掏出了两张发票,一张是昨儿打车的票,一张是买药的票放在桌上,“这是昨天我给你垫资的车费和医药费,一共五百八十元。”
如果她是大款,她真的不想给他索要这点小钱了,只想让他赶紧离开,脱离她的视线,一想到救他,害她丢失的初吻,她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只可惜,她就是一穷苦老百姓,五百八对她来说,那是大半个月的生活费。
男人眸子晦暗,怔怔看着女人,剑眉紧拧。
未完…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

标签: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